克利斯蒂安

这里长安。
感谢关注,荣幸至极。

莫伦纳小镇【三】

我 好 欧 欧 西 啊【注意避雷】


>>>>>>>>>> 


“艾玛·伍兹生病了?”裘克略惊讶地问道。他和她也算熟悉了,这个每天早上蹦蹦跳跳地来买面包的小女孩看起来像个绝对的病毒免疫系统,真没想到她也有生病的一天。


“是的,似乎是前几天淋了雨,皮尔森告诉我,她现在还在低烧。”维尔吉娅婆婆倒了一杯热水递给裘克。“我希望一会儿你能替我去看望他,孩子。”婆婆总是一副慈祥的面容,对谁都是一样。


裘克是小镇孤儿院出来的孩子,在他成年后,就被总是板着脸的院长赶了出去。那时裘克总是感到困惑,为什么其他的孩子就可以留在孤儿院工作或听从分配,自己偏偏不能有一席之地。


感谢维尔吉娅吧,她在裘克最落魄的时候给了他一块面包,一杯热水,和能到达Hallowed Moon park足够的钱。


在那里,裘克那一张天生的哭丧脸终于派上了些用场,“狂欢”马戏团招收一名哭泣小丑,很幸运,他终于有了自己可以去的地方。虽然只是个滑稽戏的演员,远远比不上微笑起来足以媲美贵族绅士的微笑小丑瑟吉和高挑性感的美女驯兽师娜塔莉。


观众们来到这个马戏团无非就是为了这两个人。他们简直是这个舞台的台柱子。什么,裘克?是的,裘克也很有名,毕竟马戏团只有两个小丑。可悲的是,甚至没有人知道裘克的名字,大家从来都是叫他“无法带来欢乐的哭泣小丑”。


“可怜的孩子,你不要妄自菲薄。你得清楚自己,总有一天你会得到你想要的。”这是维尔吉娅对他说过的。为什么她如此在意自己?裘克也不清楚

在裘克并不漫长的前二十多年里,第一份温暖是维尔吉娅给的。伦敦很冷,到目前为止,只有婆婆沏开的那杯充斥着小麦香气的热水和他喜欢的姑娘充满魅力的微笑能让他有被在乎的幸福感。


“我会去的。”裘克喝掉杯子里的水,接过维尔吉娅递过来的纸包。里面是她特地为艾玛·伍兹准备的药。


“记得让皮尔森照顾她吃了药,相信我,她很快会好起来的。嘶——这天气可真冷,我这把老骨头可受不起这冻。多加点衣服,裘克。”维尔吉娅哆嗦了一下,对还没出门的裘克大喊。


“我想您应该点上炉子了!”小丑生怕她耳背,特意放大了声音去提醒她。

......


嘶,白沙街疯人院在哪里来着?

 

小丑先生艰难地找到了那扇生锈的铜门,门口三级的石阶凹下去一大块,边缘滋生着墨绿到让人心悸的青苔。这地方到底多久没整顿了?他默默腹诽。


“笃笃”裘克敲了两下门,却没有人来。


“喂,搞什么啊?”他用力敲了敲,良久,伴随着吱吱呀呀的声音,门开了。


“您......您好,请问您找谁?”来开门的小姑娘看起来还没有裘克一半高,看起来是白种人,一头本应如阳光或火光外焰的金发干枯无比,面色蜡黄。相较贵族少女们称得上是黑瘦的小手握在门把上。她似乎很怕生,说话的声音都很小。


“啊!”当她看清裘克的脸时,吓得大叫出来。裘克无奈地摇摇头,俯下身准备和小姑娘解释他脸上的是小丑妆油彩。女孩却捂住了张大的嘴巴,断断续续发出一个破碎的音节。


“b......blo......”


“什么?”裘克没听清。


“blood!blood!”


他很诧异,手指触上了脸颊,却摸到一手粘粘的,湿哒哒的液体。他把手伸到眼前,本该沾满白红油彩的手上糊着粘稠的东西,弥漫着血腥味儿,却是棕黑色。粘稠得几乎化不开,甚至无法流淌下来,附着在他的手上,很恶心,令人反胃至极。

 

>>>>>>>>>> 

 

“亲爱的,你的血液是清澈的吗?”

“据说任何人做了不端的事,血液都会变稠变暗。”

“那,你呢?”


金发女孩的眼球骤然放大,她笑嘻嘻的,贴近裘克的脸。他看到她的右眼像被焚烧似的开始融化,融化物却始终在眼眶里打转。如同正在铸造的金属,被高温烤成液体,在容器中蠕动,到达沸点后咕嘟咕嘟地从底部冒出气泡,在接触空气的一瞬四分五裂。


或许用岩浆来形容更为恰当,但可怜的裘克已经没有足够的脑细胞去想这些了。因为女孩的眼睛已经铸成了一个完美的心形,那漂亮极了,裘克隐约能看到眼部组织和红细胞在里面滴溜溜地窜动。


上帝啊,这和娜塔莉内里镶着粉红水钻的心形眼饰太像了,配上那头短卷的金发,有一瞬间他真的以为娜塔莉站在了他面前。


不,不,太可怕了!这是什么怪物!裘克想逃开,当他想迈开步子,倏然发觉双腿像被钳住一样动弹不得。而女孩子的笑声越来越急促。


老天,这他妈的太可怕了!


“醒醒,可怜的疯子。”


裘克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的头颅似乎被撞在脱漆的墙壁上,因为有细碎的土渣和粉尘滑入他的喉咙,令他不得不大声咳嗽起来。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滑下,把蓬乱的发丝粘连在一起。


有一只手正拽着他的头发?


那只手嫌恶似的松开了他,裘克全身脱力,瘫在地上,悠悠转醒。那人站在他旁边,居高临下。见他醒来,用皮鞋尖碰了碰他的大腿,俯身带着笑意盯着他看。见裘克仍不清醒,便伸出沾满血迹的爪刃抚上了他的脸。


“起床了,孩子。”


裘克无力地抬起手臂,拨开杰克的刀刃,徐徐起身,站直的一瞬,一阵剧烈的刺痛从淌血处穿过大脑,像被万根钢针刺穿头颅,亦像千百毫安的电流沿着全身走了一遭,他险些再次栽倒在地,多亏杰克及时攥住了他的双肩。裘克抹了一把头上的血迹,是液态的鲜红色。


他放声大笑,同时嘴里神神叨叨地念着,真好。


哦,这是什么傻子。杰克摇头。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像个木桩一样杵在地下室,”杰克拎起被抛弃在地的电锯甩给他,用着绅士对裘克一贯调笑和戏谑的口吻,“还是说你终于想通了选择自我毁灭?”


很显然小丑先生没有听他讲话,他满脑子都是娜塔莉的眼饰,维尔吉娅托他带给艾玛·伍兹的药,疯人院的铜门,金发小女孩诡谲的笑声,以及那个该死的莫伦纳小镇里外发生的一切......


每个人都联系着他的一切,那绝对绝对不是梦。


“裘克?嘿,疯孩子,你有听到我说话吗?”电锯伴随着杰克的询问重重地砸在地上,裘克愣愣地盯着血迹斑斑的电锯,没有任何动作。半晌,他猛地扑向杰克,拽着他的领子把他撞在身后的墙上。


“告诉我,杰克,告诉我你来到这个庄园前的所有事情!”他失控般大吼,“你认识我!告诉我一切!”下一秒,裘克惊觉这场面似曾相识,他甩开杰克,瞳孔骤然收缩。


杰克静静地看着他,眼底无一丝波澜。他轻轻掸掉领子上的泥尘,掐断腰上手杖的一朵装饰玫瑰,举到裘克面前。他手指用力挤压断口,裘克看到,茎里流出的竟是漆黑的汁液。


他茫然。


“惊讶吗。”杰克的语气是凉的。“只看娇嫩的红色花瓣,你绝对想不到它茎里是黑色。”


“正如你永远搞不清楚莫伦纳的冬天何时莅临。”


“我没有任何可以告诉你的事情。裘克,你从未失忆。你终究要打开尘封的木匣,而不是像刚才那样表达‘我从未记得’。”


杰克静默了一会儿,无声地离开。裘克想叫住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为什么呢?


——TBC——


感谢观看。

 话说你们都是什么过审小王子啊1551

查看全文

如果你离开马戏团后没有来到欧利蒂丝——

大概会成为一个憔悴的流浪汉一直颓唐下去吧。

查看全文

文手的日常

好,好真实啊!

昼鸟_今天红莲得救了吗:

太真实了,求求各位看一眼神前吧……不过看我被屏蔽的速度!我果然开车很厉害!(快醒醒)

 
 

Crazy:

1,当大纲在纸面或脑内形成的时候,这篇文章爽度的90%就完成了,剩下10%是文章发表的时候。至于写作过程?全是吭哧吭哧的搬砖砌墙,用爱发电。 

  

2,对文手最打击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花几个星期熬尽心血的一篇正剧的热度抵不上10分钟随手码的沙雕段子,傻白甜和pwp纯肉永远比刀文受欢迎——对我这种刀子精来说这实在有点伤感。 

  

3,热度是个很神奇又随缘的东西,有时候不在于你写的好不好,只在于圈子热不热,以及你加入圈子的时机——太早太晚都不行,圈子由冷到热的上升期粮少人多,是累积热度的最佳时刻。 

  

4,文手墨菲定律:写着OOC的一般未必会OOC,写着肯定不坑的……大多都坑了。 

  

5,作为一个文手,没被屏蔽过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揣摩系统敏感带是文手的日常游戏。 

  

6,翻车速度验证车技! 

  

7,每个文手都有一个画手梦,羡慕画手的笔可以让抽象的描写跃然纸上。并且在读图时代,画作的热度真不是文字能企及的。 

  

8,越忙时越容易开脑洞想摸鱼,闲下来时反而只想躺着吃粮(这个我觉得应该是文画的共通点吧)。 

  

9,脑洞一时爽,卡文火葬场。不写文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文盲。 

  

10,即使这样,“构建一个世界”和“讲一个故事”的冲动还是会让文手拿起键盘。 

  


  

 

  

所以,碰到喜欢的文手,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评论,和她分享你的感受吧,每条评论都会为爱添加燃料,成为文手产粮的动力!! 

  

 

  


 
查看全文

我到底是个破写文的还是个破画画的呢【画圈圈】

好吧我其实是个laji♪

查看全文

佣空【融于烟火的那柄军刀啊】开篇与结局段

 

>>>>>>>>>>


我想她不会再是那个懵懂的小姑娘了,她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军人。”老兵沧桑的面容上挂着浅笑,满是伤疤的手掀起背后破旧的的军绿兜帽,仔细整顿一番,行了一个军礼。像极了新入伍的满是稚气却从不乏自信的新兵,但那饱经磨难的深邃眼眸从来都掩盖不了他的身份——一个退伍多年的雇佣军。




“我相信她。”他的语气永远那么肯定。


>>>>>>>>>>


 

不被暖阳深爱的冬日永远如南极冻层般冰冷僵硬,但伦敦不同,敷在红瓦屋顶上厚厚的雪,柔软而轻盈。是的,没有太阳和可被接受的暖风,以往街上闲逛的贵妇们也披上了浅棕呢子大衣,裹住她们毫无抵抗力的娇弱身躯。于玛尔塔而言,这个冬日与四十年前那一雪天如出一辙,还是那别墅房间,还是那暖炉和毛毯。只是毛毯覆着的换了一个女人,也不再有小女孩伏在火炉旁边打瞌睡。



玛尔塔依然是玛尔塔,她经历了那场残酷的战役,早已看淡人生。像每个退役的优秀军官,她不再参加战役。但看雪似乎成了她永久的爱好。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结识了不少贵族妇人,参加过不少高档舞会婚礼,可她从没有过一个丈夫,也从不羡慕她们的家庭。



她一直等待着他的信讯。



所以,当看到绿皮信箱里极其熟悉的那覆了雪水的牛皮信封,她激动得简直要昏过去了。甚至忘记回到屋子里,就这么哆哆嗦嗦地站在大门口,拆开信封一页一页看着泛黄的字迹与信纸。



“亲爱的玛尔塔,展信佳。”



“日安,亲爱的,不知看着这些拙劣潦草的字迹,你能否还记起我。”



啊......我当然会记起你......



“请容许我重新介绍一下自己:奈布·萨贝达,一位出身尼泊尔加德满洲的廓尔喀雇佣兵,二十二岁加入英国储备军官军营:坎特伯瑞。有两位与我同驻的关系最好的战友,库特·弗兰克,玛尔塔·贝坦菲尔......啊,真是抱歉,我是否有些碎碎念了?是啊,相信在你眼中,我早已不是‘奈布·萨贝达’了......”



布满褶纹的褐干双手微微颤抖,针织棉帽下,老妇人略卷的白发温顺地伏在她肩上,发尖沾着未融化的雪花,与白发几乎融为一体。



“很意外会收到我的信吧,你是不是也一直觉得我死在那里了?哈,开什么玩笑,我可是个好军人,怎会不懂在殊死拼搏之时安全撤离呢?额......其实也算不上安全啦,旧伤彻底治不好了,我只能退役。事实上你知道的,我一向厌恶战争......”



“啊,该死,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废话,希望没有耽误到你的时间。可依然想和你多说几句,虽然见不到你......真是的,我真后悔没有多读书,导致连给你写信都要头疼好半天。”



看到这里,玛尔塔不禁捂嘴莞尔,她甚至能想象到蓄了胡渣的老兵坐在破旧的桌前为了一个词汇急得面红耳赤不知所措。这画面很好笑,她的眼泪却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和纷撒的雪花一起浸湿了脆弱的信纸。干涸的油墨略微晕染开来,本就凌乱的字迹更甚模糊。她慌忙把东西护在怀里,匆匆跑回了屋子。

 


“”天,真想知道你怎么样了,过得还好吗。那位战争结束后唯一立了一等功的女军官,我想就是你吧。哦,真让我骄傲......要知道我可是指导过这样一位军人呢,你如今的成就是不是也算有我一份功劳?”

 


 “真糟糕,又写了这么多无意义的话。对了,差点忘了件最重要的事,我视若性命的尼泊尔军刀是否在你那里?那是我逃离之前特意留下来的,就在我们三人最后一次并肩作战的地方。 

 


军刀......玛尔塔颤颤巍巍地拿起床头那锈迹斑斑的刀柄,缓缓抽离刀鞘。刃片依旧如它的主人一般,分量很重,泛着冷冽的寒光。

 


“是的,它就在我这里,就在这里......”玛尔塔早已泣不成声。原本冰凉的军刀被拥在心口,被苍老的手镀了一层温柔的暖意,如那人偶尔展露的微笑,令玛尔塔着迷。



 “那便是我还在你身边的证明了。我爱着你,玛尔塔。或许我老了,与那个阳光的小伙子完全不同,但我永远爱着你。正如当年库特所说,我没有情商,不会说情话,只靠那一张面皮吸引女人的注意。尽管我不在乎,但仅有的魅力也被时光消磨殆尽了。玛尔塔,感谢你对我的痴情和爱。”



“那——你是否还想见见我呢,亲爱的贝坦菲尔小姐?”



什么?



她的身躯开始剧烈颤抖,不知是天气过寒,还是她太过激动的原因,干枯修长的双手有些握不住那刀了。“当啷”一声,它滑落到深棕木纹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吓了她一跳。玛尔塔显然有些不知所措,望着地板愣愣地发着呆,半晌才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拾起它,轻轻擦拭沾了些许细尘的刀刃。



她迫不及待想去见他了,以致在匆忙中不慎打翻了摇椅旁昂贵的金纹白底烤瓷茶杯,碰倒了门口本就歪歪扭扭的矮鞋橱。茶水浸了地板,鞋子也乱七八糟地躺着,可她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雕花木门吱呀呀地被打开,日思夜想的人就站在玛尔塔面前。他唇畔笑意甚深,牵着嘴角贴着胶纸的创口。即使不细细端详,也会蓦地发现:啊——他真的老了,双眸依旧炯炯有神,身躯却不如从前那样挺拔。兜帽衫破旧了,被纷洒的雪盖了冰凉的一层棉。萨贝达步伐轻快,走了过来,缠着旧绑带的手臂抬起,拭去了她面颊上滚烫的泪。



玛尔塔轻轻拥住他,伏在他略单薄的肩上。



他们都老了,可那又怎么样呢?



他依然潇洒利落不减当年半分,



如那从未被锈迹过的廓尔喀利刃。



而她仍旧英姿飒爽,笑靥如花,知性与温柔并存,



如那寒冷漆夜里,扬尘硝烟中,蓦然绽放的——



金色,炽热的烟花。 



真好。

 


>>>>>>>>>>>>>>>>>>>>


【你中间的剧情部分呢】

〔我想被我咕咕了吧〕

所以我还在写,不急/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查看全文

正在写的佣空。

我是什么低产的垃圾生物。

小镇暂时咕咕。

查看全文

其实想画画天女纪念一下至今疼痛的眼睛。

可他真好看。



查看全文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自闭症小先生:

囤个怕忘x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查看全文

评论长期补充书单

祭天型佣兵阿羽:

只有真的动笔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菜


萧昱然🐓:



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
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

今天推荐的那篇林朵老师的文章的确值得人深思。当我们乐享其成,坐井观天,总喜欢从最浅显最直白的碎片狱里获得一点点廉价的快感时,我们正是在和自己从书本中积蓄多年的思维告别。我们说时间太快,事情太多,偶尔挤压出来的时间只能供手机享乐,便拿来刷刷那些没内涵的段子。我们说某些作者的文字沉闷,说他们剧情严肃苛刻又漫长,遥遥无期,便选择那些只图一时爽快的东西,抛弃那些可以让我们沉浸其中一同探索的世界。我们毫不自知,沾沾自喜,甚至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快乐”,是“爽快人生的行为方式”,是“喜闻乐见的现代化”——我们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想法来欺骗自己?


速食虽好,但记得斟酌营养包和食用数量。

别让一些倒退的文字成为你思想前进的束缚。

你值得更好的书和作者。







我深刻地明白自己文字中的不足之处,也明白我骨子里对文字描述的缺憾。我写得东西并不算好。因此,当你看过这段话后,倘若有时间,我希望你能多读书,多看些电影,多出门走走,多动笔写写自己的感受。一本好书带给人的是无穷尽的益处,它不是速食快餐,令你暂且顶饱;它会给你一趟旅程,当你独自前行时,你踏着冰雪,迎着朝阳。但你并不孤单,作者的文字会牵着你的手,带你去看这纸张中呈现出的新奇世界,而这种快乐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当然,同人作品中也不乏那些优秀的作者。希望大家擦亮眼睛发现他们的美,他们的文字的美,而不仅仅是因为那些一时爽快的内容,为那些不斟酌的文字振臂高呼,反而断然抛弃了这些人苦思冥想创造出来得一个完整的新世界,理由仅仅是因为他们想得太复杂。


如果你不知道读什么书,或者你想看些什么,可以评论或者私信我。也希望你们有好看的作品可以推荐给我。书单在评论里,需求自取,另有需要可以在评论提出。




我们活在当下,网络不该是张束缚文字的丝网,而是层层向外不断发散、不断扩展、不断进步的阶梯。






查看全文

莫伦纳小镇【二】

剧情慢热化,甚至近期杰克和裘克没有交集。


>>>>>>>>>> 

 

“您简直像个正常人一样,杰克先生”洛维特结束和杰克的交流,不禁感叹,“如果不是公爵先生的话,我绝不敢相信您是一位精神疾病患者。”


“那是自然。”杰克微笑着点点头。


“感谢您的治疗,近期感觉好多了。”


风还是冷的,从窗口吹进来钻进医生裹得并不严实的白大褂里。


“阿嚏!”医生打了个喷嚏,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对面是公爵家的长子,慌忙鞠了一躬,“十分抱歉!杰克先生,请原谅我的失礼。”


“无妨。”


“时候不早了,稍后我会吩咐黛儿小姐提醒您吃药。回见,先生。”洛维特惊惶不已,他快步离开了这里,正撞见端着药盘走进来的莉迪亚·琼斯

“啊,黛儿小姐。请吩咐杰克先生把药吃了吧。并且尽量减少打扰他的次数。”


“好的。”莉迪亚目送匆匆离去的背影,嘴角的微笑晦暗不明。


莉迪亚把托盘放在床头柜上,反锁上门,确认周围没有任何人后松了一口气。杰克看着她一系列的行为不由觉得好笑。


“你不觉得你过于紧张?我们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我们还真的有见不得人的关系。”莉迪亚调侃道,“我的老友,如果不想‘他’的身份暴露给外界,你最好谨慎一点。”


莉迪亚·琼斯,他的老朋友。杰克一直觉得她有一个最完美的身份,却并没有看上去那么普通。


“公爵先生察觉了什么?不然他怎么会把你送到这里来。”


“他什么也不知道。那个可怜的老东西一直被我蒙在鼓里。他还以为他的儿子是那个热爱艺术的优雅绅士,讲个笑话,他在为我物色女人。”讲到这里,杰克嗤笑一声,“因为我不想结婚,他就觉得我心理有问题。”


天色暗了,杰克走到窗户前向下看。西区街道繁华得很,不远处的公园有个流动马戏团,几乎每天都在放着聒噪的音乐,五颜六色的灯光刺穿迷雾,在傍晚显得格外刺眼。不过夕阳的暖色打在帐篷上倒是无违和。


“这种说话方式可并不绅士,开膛手先生。”莉迪亚提醒他。


“请不要称呼我为开膛手,我的全称是‘开膛手杰克’。毕竟我已经接受了他的一切,包括对这个伦敦的行为认知。”杰克拉上厚重的布艺窗帘,隔绝雾气和音乐,打开屋里的灯。


“自然,我白天的身份还是雾都绅士。我的诱饵会乖乖送上门来的。”


莉迪亚捻起托盘上白色的药片,端详片刻。


“这些药我会拿去处理。”她把药片捻成粉末,纷纷洒在金属托盘上。


Amphetamine.


如果听从他的话长期服用,早就不知自己死在哪儿了吧。

 

裘克在帮忙整理维尔吉娅家的信箱时翻到了一张报纸。


头条新闻:伦敦东区白教堂街巷,一位女性惨死街头。喉咙被尖锐物品刺穿,腹部刀口从胸部以下一直开到下腹,部分器官被取走。杀人手法疑似近期活跃度极高的连环案件杀人犯“Jack the Ripper”,目前正在进行调查。


“开膛手杰克?哇哦,很棒的名字。”裘克像其他小镇的青年一样,对这些东西有着极大的兴趣。


“居然活跃在东区,真是不可思议。”他拿着这张报纸翻来覆去地看。试图再找到一点关于开膛手的蛛丝马迹。


“好吧,似乎没有了。”裘克收起这张报纸,没再管它。他哪来这么多时间研究这类闲事。

 

伦敦是个多雨的城市,马卡丹路和瓦石墙壁总是湿的。小孩子总是好奇,为什么雨水洗不净灰蒙蒙的雾气?可惜,没有人能告诉他们。即使是每天充满着欢笑声的Hallowed Moon park,也总是被灰暗笼罩。


但这并不影响人们的好心情,贵族的少女少年很少有家人陪伴,便在仆人的照顾下肆意玩耍。说是照顾,实际上他们只需要可怜的仆人为他们跑腿就好了。


贫民窟的孩子要可怜的多,能来到这里玩一次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他们没有钱,买不到冰凉甜腻的冰激凌和会转动头部的木质玩偶,甚至看不起昂贵的马戏表演。只好在贵族人家玩腻了的设施上玩耍。就算这样,他们也会感到幸福。


裘克站在马戏团的门口,月亮河的另一端是尖叫屋,可怖的红发小丑张着大嘴,等待孩子们的到来。遗憾的是,浸在蜜糖里的孩子们胆子实在太小了,柜子里小女孩的歌谣都会把他们吓得尿裤子。


尖叫屋附近的木马也几乎坏掉了,没有人光临那里。


Hallowed Moon park的两个世界。


听不到孩子们的欢笑,裘克觉得张着大嘴的小丑好孤独。


像他一样。


“您在做什么,裘克先生?”


裘克循着声音看去,黑发辫的女孩子怯生生的,走到他旁边。似乎对新的环境不太熟悉,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显得很僵硬。


如果没记错的话,她是马戏团新来的舞女。她的名字......对了,她叫娜塔莎,和她的名字简直一模一样。


“娜塔莎?”裘克试探性般叫她的名字,事实上他不确定她是个怎么样的人。


玛格丽莎笑了起来,“真没想到您会记住我的名字,您为什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闲的没事而已。小孩子崇拜的目光是瑟吉的专属,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裘克在这种时候不想看见别人,他想把玛格丽莎打发走。毕竟一个人的感觉不赖。“你怎么会来这里,舞台现在不需要你?”


“对了!表演马上要开始了。”舞女惊呼一声,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头,“真是的,我怎么把这件事忘了。”她慌乱极了,甚至没有和裘克打招呼,就急急忙忙跑了回去。


真是个蠢货。裘克默默地想。


“这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应该想想如何让观众们开怀大笑,当然不是以自残的形式。”他双臂支在栅栏上。他看着对面孤独的小丑。


“该死,它和我像极了。”

 

“叮咚——”莉迪亚·琼斯诊所门口的蓟花风铃晃晃悠悠,内芯碰撞出清脆的声音。艾玛·伍兹提着一个奇怪的箱子,小心翼翼走了进去。屋外雨还在下,但木地板是干净的,女孩生怕自己脏兮兮的鞋底带着湿泥土进来。


“琼斯小姐,我是艾玛·伍兹。请问您在吗?”伍兹没有看到以往坐在台前的莉迪亚,不免有些疑惑。


“久等了,伍兹小姐。”伍兹回头看去,莉迪亚才进门,手里拿着一个牛皮纸包,用粗糙的绳线系着。


她刚刚从杰克那里回来。


“琼斯小姐,这是这次的东西,还是拜托您了!如果能更快卖到钱的话就更好了。”伍兹把箱子递给莉迪亚。


里面是血迹未干涸的暗红色肉块。


莉迪亚叹了口气,从抽屉里找出一沓纸币,递给艾玛·伍兹。


她朝莉迪亚鞠了一躬,又深深看了她一眼,推门而出。瘦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雨中。破旧的草帽挡不住这雨,打湿了苏格兰女孩浅棕的短发。艾玛·伍兹紧紧攥着湿透的钱,她要回去。


疯人院的孩子们不能完全依靠皮尔森的经济来源,他那份行业随时会有危险。


“可我做的事情好像更危险。”脚步慢了下来,她感觉到了这个地方的寒冷,各种意义上的。


不知道这些钱能够支撑多久。她站在生锈的铜门前,抹了抹被雨水模糊的双眼,敲了敲门。微弱的敲门声几乎被雨声覆盖。


再怎么样,伍兹始终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她会生病,她会冷。


“伍兹,伍兹小姐?”在意识消失的前一秒,她听到了门开的声音,和几声焦急的呼唤。

......


我应该让她带一把伞离开。莉迪亚伏在桌面上,看着门外愈来愈大的雨,陷入了沉思。


虽然她不会接受。

 


——TBC----

感谢观看。

文风经常变的【瘫】

我想知道我文的现状,就是哪里写的不好【暗示】

查看全文
© 克利斯蒂安 | Powered by LOFTER